當前位置:46g模板 > 社會新聞 > 正文

滿城飛絮惱人:北京2天內300多起火情與飛絮有關

發布時間:2017-05-11

      進入4月,北京又迎來楊柳絮飄散的高峰期。“鵝毛”般的楊柳絮漫天飛舞,雖讓人覺得春意盎然,但也帶來不少煩惱。記者從北京市園林綠化局了解到,今年全市將在重點區域,采用更新樹種、疏伐、修剪、化學抑花等方法,綜合治理40萬株楊柳雌株。到2020年,全市楊柳飛絮將得到明顯改善,實現有絮不成災。中新網記者金碩 攝

      又是一年飛絮時。滿城飄揚的楊柳飛絮是北方城市特有的一道風景,不過它惹的禍也不少,不僅讓醫院里過敏看診病人增多,也帶來不少火災隱患。面對楊柳飛絮,我們的城市有什么應對之策呢——

      每年春季,楊柳飛絮都會如期而至,紛紛揚揚,漫天飛舞,給城市居民帶來了不少煩惱。

      滿城飛絮惱人

      家住北京虎坊橋的孫女士,這幾天脖頸、手臂生出不少小紅點,癢得難受。醫院皮膚科大夫告訴她是飛絮過敏,建議她少出門。

      國家林業局造林綠化管理司森林經營處處長蔣三乃告訴《經濟日報》記者,產生飛絮的是楊柳雌樹。北京市的楊絮一般在4月上中旬左右發生,柳絮一般在4月底至5月初發生,都會持續兩周左右。飛絮是楊柳種子的衍生物,屬于楊柳繁衍的自然現象,但在空氣中濃度較高時,就會對人們的生活造成一定的影響。

      楊柳飛絮主要發生在北京等北方地區,危害主要表現在3個方面:一是危害市民身體健康。飛絮容易飛入市民眼睛、鼻孔,導致過敏人群皮膚過敏,加重哮喘、慢性支氣管炎等呼吸道疾病。二是影響交通安全和公共安全。飛絮經常堵塞汽車水箱散熱片導致開鍋熄火,也會遮擋行人和車輛視線。飛絮接觸明火極易引發火災。楊柳飛絮正值北方旱季,火險等級高,假如用火控制不當,很容易釀成火災。三是飛絮會妨礙生產設備運轉,影響精密儀器測量準確性,干擾工業生產和科研活動。

      “一些敏感人群在春季除了對楊柳絮過敏以外,其實對花粉也會過敏,可能是綜合反應,但花粉不像楊柳飛絮那么顯眼,故而人們就把很多過敏反應都歸罪于楊柳絮。”蔣三乃說。

      不宜一砍了之

      北京等北方城市的楊柳樹主要集中種植于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當時綠化尚處于起步階段,經費投入有限,可選擇的樹種相對較少。楊柳適應性強,易于繁殖成活,生長速度快,養護成本較低,成為北方城市綠化的主力樹種,為增加城市綠量、改善生態環境作出了重大貢獻。據北京市園林綠化部門普查,北京建成區有200萬株楊柳樹雌株,占園林綠化喬木總量3700萬株的5.4%。如今,這些楊柳樹都已進入成熟期,因而飛絮量較大。

      有網友建議干脆把產生飛絮的楊柳雌株都砍掉。對此,中國工程院院士沈國舫告訴記者,楊柳樹的生態貢獻遠遠大于飛絮危害,治理楊柳飛絮千萬不能一砍了之。目前北京等北方城市楊柳樹品種數量很多,且大都已經形成大樹,如果大量伐除這些樹木,會導致城市環境質量急劇惡化。楊樹和柳樹因具有品種豐富、生態適應性廣、抗逆性及生命力強、生長速度快、繁殖容易、樹體高大、樹形優美、遮陰效果好等諸多優點,廣泛應用于城市綠化、農田防護林建設、四旁綠化、道路及河岸綠化等。除了具有良好的景觀效果,楊柳樹還具有釋氧固碳、降溫增濕、減菌殺菌、吸收有毒有害物質等顯著的生態功能。楊樹和柳樹具有顯著的抗大氣污染的能力,對二氧化硫、氯氣、氟化氫等有害氣體、顆粒物及重金屬的抗性和吸收吸附能力極強,是城市園林綠化的優良抗污樹種,在抗大氣污染的某些能力方面優于國槐和側柏。一株胸徑20厘米的楊樹,一年可以吸收二氧化碳172公斤,釋放氧氣125公斤,滯塵16公斤。一株胸徑20厘米的柳樹,一年可以吸收二氧化碳281公斤,釋放氧氣204公斤,滯塵36公斤。

      對于網絡上一些市民將楊柳換成法國梧桐、銀杏等樹種的建議,專家答復,法國梧桐學名懸鈴木,果實飛毛也易使敏感人群出現過敏;銀杏發芽晚、落葉早,綠期較短,生態效果遠不及楊柳。而且,楊柳樹相對于這兩種樹則更為“皮實”,長勢也更好。任何事物沒有十全十美,樹也一樣。專家呼吁廣大市民對楊柳樹要多一些包容和理解。

      根治需要耐心

      公眾對楊柳絮的抱怨聲一直存在,為何這么多年都沒治理好呢?

      北京市園林綠化局城鎮綠化處處長楊志華表示,近年來北京市園林綠化管理部門高度重視楊柳飛絮問題,通過開展專項攻關與示范研究,努力探尋楊柳飛絮治理最佳解決方案。主要研究和應用以下幾種方法:

      一是更新楊柳雌株。對現有林分改造更新,淘汰楊柳雌株,種植楊柳雄株或其他鄉土樹種。這是治理楊柳飛絮最直接、最有效的方法,但目前北京市現有楊柳雌株數量十分龐大,更換樹種不僅需要投入大量人力、物力和財力,還需要配套較大數量采伐限額,因而尚未大面積鋪開。

      二是注射花芽抑制劑。通過樹干注射花芽抑制劑,抑制花芽分化和花序形成,控制飛絮產生。這種方法需要每年重復實施,成本高,且易造成楊樹爛皮病。截至目前,只在豐臺、石景山、海淀、朝陽、順義、昌平等重點部位和重點地區應用推廣。

      三是疏除楊樹雌花。噴灑生物藥劑,促進楊樹雌花提早脫落,控制飛絮產生。這種方法對施藥時間和施藥技術要求較嚴:施藥過早降低防治效果,施藥過晚產生藥害,嚴重時甚至影響樹木正常生長,因而,這種方法并未大面積應用。

      四是柳樹高位嫁接。截除柳樹雌株樹冠,高位嫁接雄株接穗,控制飛絮產生。這種方法對嫁接技術要求較高,且嫁接后養護成本高,實際只在小范圍作了試驗。

      “總體來看,注射花芽抑制劑、疏除楊樹雌花序、柳樹高位嫁接等技術方法在實際推廣應用過程中,雖然有一定效果,但都存在成本高、實施難度大、危害樹木正常生長等問題。特別是北京等地區現有楊柳雌株基數大,在短時期內完成楊柳雌株改造,取得明顯治理效果的難度較大,需要多措并舉,長短結合,逐步減少。現在北京城區甚至郊區,都已經不是缺綠的問題了,而是怎么樣讓綠化搭配得更好的問題。應該保持生態系統以及樹種配置的多樣性,這是解決楊柳絮問題的一個最根本的途徑。”蔣三乃說。

      據了解,早在2015年2月份,全國綠化委員會、國家林業局就已下發《關于做好楊柳飛絮治理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在推進新型城鎮化、新建城鎮綠地過程中,科學配置造林樹種和綠化模式,營造以適生鄉土長壽樹種為主的混交林,豐富生物多樣性和樹種多樣性,從源頭上避免單一樹種造林引起的楊柳飛絮等危害;結合退化防護林改造工作,加大現有林分更新改造力度,降低楊柳等速生樹種比例,增加適生鄉土長壽樹種比例,調整優化現有林分結構,縮小楊柳樹純林面積,擴大混交林面積;加強城市綠化隔離帶建設,在城區外圍營建緩沖防護林帶,減少楊柳飛絮對城區的污染;加強楊柳樹遺傳改良和新品種選育,選育既速生又無飛絮、適合城鎮綠化的楊柳樹優良新品種,應用于城鎮綠化;對單一由楊柳樹組成的城區綠地要實行改造,在地面上種植灌木和草本,形成喬灌草立體復合結構吸附飛絮,并配合開花季節高壓水槍沖洗、修枝剪條等人工措施,控制飛絮形成;針對重點地區和重點單位,少量采取注射花芽抑制劑、疏除楊樹雌花序等應急技術措施,快速處理楊柳飛絮。

      北京市計劃通過修剪樹冠、化學抑花等方式“治標”,通過源頭控制、逐步更換、疏伐過密林地等方式“治本”,力爭到2020年,基本治理楊柳飛絮,實現有絮不成災。

广东06期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