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46g模板 > 社會新聞 > 正文

93歲老地下黨員捐出清代祖宅 涼山捐宅人 祖屋解釋了我的一生(組圖)

發布時間:2016-03-31

    胡崇紳捐出的老宅,有700平方米,價值百萬元以上。

      胡崇紳捐出的老宅,有700平方米,價值百萬元以上。

    胡崇紳與愛人李宗妤。

      胡崇紳與愛人李宗妤。

    胡崇紳老人是一名老地下黨員。

      胡崇紳老人是一名老地下黨員。

      襯衫外套著米白色風衣,一頂鴨舌帽,胡崇紳身板筆直。93歲的老人,握手十分有力。電視上正播放他的新聞,他指著電視說,嘿,我都上電視了,又說,沒得好大回事,不值得宣傳。前不久,老人將家中建于清代的老宅子無償捐給政府。老宅子700平方米,價值百萬元以上。消息不脛而走,胡崇紳突然就出名了。但不為人知的是,老人還是一位老地下黨員。他的傳奇一生,不斷與老宅子的命運相交錯:在這里出生、外出避禍、加入共產黨、密約馬識途……一把藤椅,一杯清茶。胡崇紳講述起那段塵封的歷史,以及他那生命中無法承受之重的老宅。老宅與老人一生的際遇

      胡崇紳捐出的老宅,位于西昌市禮州鎮益民南街25號,為兩大院、三進深的四合院。主體建筑建于清代,后來在民國初年,又補建了其中一部分。

      1949年之后,胡崇紳先后到德昌、西昌工作,沒有再回禮州,也再也沒有回老宅居住。

      起初,宅子就交給了織布社,后來,又轉交給供銷社使用。上世紀80年代,供銷社搬走后,又無償提供給禮州鎮老年協會,作為當地老人的一個喝茶、打牌的活動場所。當時,還有劇組在里面拍過電視劇。直到近幾年,老宅才人去樓空,寂寞空蕩。

      胡崇紳雖住在西昌,但有空,也不時回到老宅看看,坐坐。但近些年,老人回去的次數,也少了,最近一次回去,已是去年。

      兒女們說,老人年齡大了,回一趟怕身體不便。但老人心里最怕的卻是回憶,他忍不住會回想,當年那一幕一幕,時間如此久遠,記憶卻如此清晰。打開宅子封閉已久的大門,看到熟悉的四合院、房梁、天井,腦海中,祖父、祖母、父親、母親的笑臉再次浮現,令人感慨萬千。念著,想著,突然就會老淚縱橫。而眼前,經歷百年風雨的老宅,始終沉默不語。

      66年的愛情始于地下工作

      1949年10月,中共西昌臨時縣委會成立,臨近的德昌縣還未解放,胡崇紳再次被派到德昌,進行策反的秘密工作。

      胡崇紳去德昌,以“結婚”為掩護。不想,在完成任務的同時,卻也收獲了愛情。

      采訪胡崇紳老人,妻子李宗妤就在座。老人來了興致,插話說,他們是胡崇紳的叔姑媽介紹認識的,在德昌兩人就確定了戀愛關系。

      “她當時是德昌名門望族家的大家閨秀。”談起自己的愛情往事,胡崇紳笑聲朗朗。李宗妤也打開了話匣子:“當時,我是遠近聞名的美人,很多有錢有勢的人給我提親,我看不慣那些人抽大煙,又吊兒郎當的,不正經,我都沒同意。”

      “對對對,遇到你嘛,是我福氣好。”胡崇紳接過話頭,悄悄把記者拉到一旁:“你問她這些事嘛,她就跟你扯遠了,幾天幾夜都說不完。”說完,又哈哈大笑。

      當時,李宗妤還并不知道,眼前的未婚夫是共產黨員,還勸他:“你不要天天跟著那些土司混,他們沒有一個是好人。”

      后經親人“泄密”,她才得知胡崇紳是在做策反工作。有意思的是,1950年1月,李宗妤也入了黨,而胡崇紳正是她的入黨介紹人。

      1950年3月26日,德昌解放,夫妻倆將這一天,定為他們的結婚紀念日。如今,兩人已經走過66年風雨。

      生于望族

      胡崇紳出生于老宅之時,正值家族鼎盛,前來賀喜的人群,排到了老宅大門外。

      在禮州鎮,胡家是望族。胡崇紳的祖父胡煥之,是團練局長,掌握地方武裝,頗有聲望。父親胡懷先,從日本東京高等工業學校留學歸國,專業是工程機械。母親饒應芳,來自北洋軍閥議員家庭。當時的胡家,還辦了織布廠,風光無限。

      位于西昌市禮州鎮益民南街25號的這座老宅,也是當時當地的豪宅。這座三進深的四合院,主體建于清代,后在民國初年又補建了一部分。一條走廊進去,是寬敞的院子,正中央是天井,四周分別為廂房。天井正對“怡心園”的泛黃牌匾。走進“怡心園”,豁然開朗,這里是主廳。穿過主廳天井,最里面是一棟三層木樓,古香古色,駝峰、雀替等木雕異常精美。只是長久未有人居住,屋子漏雨。

      胡崇紳1923年正月初六出生于老宅,正值家族鼎盛,前來賀喜的人群,排到了老宅大門外。祖父極為喜愛孫兒,稱其為“京娃娃”,還給他取了個乳名“福昌”。那時,祖父和祖母大壽,會擺上3天酒,唱上3天戲。而每到過年過節,則由祖母掌廚,兒媳輪流掌灶,做出一大桌好菜……而今胡崇紳記憶中最深的還是那時老宅取閱不盡的書籍,比如父親從日本帶回來的工程機械書,有日文的、英文的,藏書樓里還有各種古籍,在此環境的熏染下,自小便滋長了求知的渴求。

      離家避難

      老宅險遭潛伏特務焚毀,經此一劫,胡崇紳油生感激——祖宅是紅軍救下來的。

      1935年,胡崇紳12歲,此時的胡家則開始走下坡路,而家道中落也牽連老宅險遭滅頂。

      這一年,紅軍長征經過禮州。一名潛伏在隊伍中的特務,獨自闖進了老宅,殺了一只雞,煮了一鍋面,還逼問看屋的老人,家中財物在哪里?半天沒有翻到值錢的東西,特務找來稻草,欲火燒宅子泄憤。就在家中老人苦苦哀求時,兩名紅軍走了進來,制止了特務的惡行。經此一劫,胡崇紳油生感激——這座祖宅是紅軍救下來的。

      禍不單行。就在這一年,胡崇紳的父親和三叔被人告發,在禮州被國民黨“別動隊”抓捕。胡崇紳記得很清楚,事發在1935年的冬月28日下午,父親和叔叔被加諸“土豪劣紳、私買槍支、私通共黨”的罪名,逮捕至西昌殺害。

      遭此巨變,母親遂一病不起。這時,家里又接到消息:有人要“斬草除根”,孩子可能不安全!母親只能在病中,托人帶信給當時在成都經商的舅舅,要他想辦法,將孩子們安全帶到成都。1936年3月,母親終究是沒有撐住,含淚去世。安葬好了母親后不久,家里從一個遠房姑母處借了100元當路費,將胡崇紳和二弟送往成都避難。

      離開老宅,寄人籬下,雖在舅舅家但日子并不好過。

      地下工作

      與老宅別聚,少時他是避難而去,而再回故里已肩負了拯救家國的重任。

      小家破落之際,正是國家深受欺凌之時。

      1937年,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,身在成都的胡崇紳時常和同學們一起上街游行,宣傳抗日。

      而一份《新華日報》,更讓他開闊了眼界,知道了毛澤東、周恩來、朱德等領導人,也知道了原來八路軍就是當年救下老宅的紅軍。“我想起了老宅是被紅軍救下來的,現實加上歷史,我對這樣一支軍隊的敬意更為加深。”

      再回憶當年與黨組織結緣,得從一幅抗日漫畫說起。當時,見表兄的抗日漫畫在《星芒報》發表后,他也興致濃厚地畫了一幅名為《反攻》的漫畫投稿,也得以刊發,還得到5毛錢的稿費。胡崇紳后來才知道,《星芒報》是當時共產黨成都地下黨組織的機關報。

      也許在冥冥中,老宅就如一根無形的繩索將胡崇紳緊緊地綁在了一起。當他再回到老宅時,已是1940年,相別了五年。

      只不過,少時他是避難而去,而再回故里已肩負了拯救家國的重任。“或許是紅軍經過禮州時,就在我心里播下了革命的火種。在成都讀書時,我看了很多書,已經有了目標——找共產黨,投入到革命的洪流中去。”胡崇紳如是推究了自己的命運。

      1940年5月,在表哥和大哥的介紹下,胡崇紳成為了一名地下黨員。根據組織安排,胡崇紳的主要任務,是在禮州從事地下革命工作。從入黨到解放,9年時間,除了介紹人,胡崇紳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過自己的秘密身份,包括當時最親的家人。

      捐出老宅

      老宅隱藏著的這段歷史,如果賣給別人改作他用,可能就會湮沒。

      1949年之后,胡崇紳先后到德昌、西昌工作,沒有再回禮州,也再也沒有回老宅居住。

      然而,這座宅邸在老人心底卻有著莫可名狀的分量。如何安置這布

广东06期开奖号码